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

第1973章 我干掉的白癡太多了

      長生會。

    一個旨在追求長生的組織,把持著進入霜月島的途徑,也即是把持著所謂靈氣復蘇的名額,并借此吸收各種勢力、發展壯大。

    除了夏天和阿九,會議室里的其他九人是長生會的主要頭目,不過這九人都不是省油的燈,不但各懷心思,而且暗中拉幫結派,相互牽制,目的正是為了那六個名額。

    這六個名額,對于他們來說就是命脈,就是金錢,就是長生不老。

    他們不得不爭,就算他們不想爭,他們背后的勢力也會逼他們去爭。

    所以,隨著阿九那句話說出口,會議室中的氣氛就變得異常微妙起來。

    夏天覺得無所謂,不管什么名額不名額,只要他想去霜月島,那就沒有人能攔得住他。

    而且他對什么靈氣復蘇半點興趣也沒有,他的逆天八針比所謂的靈氣復蘇強大千倍萬倍,連渡劫期的修仙者都能培養出來,又怎么看得上這點微末的靈氣源頭。

    他要去霜月島的目的就有一個,就是去干掉那個所謂的陰后,讓伊筱音獲得身心上真正的自由和解脫。

    阿九的目的跟夏天大同小異,所以對這所謂的名額也并不如何熱心,只是她必須要給她或者伊筱音爭取一個名額,至于夏天,她覺得這死流氓肯定有自己的應對辦法,不需要她操心。

    黃島主不慌不忙,并不急著搭阿九的話茬,做為長生會的會長,又掌握著通往霜月島的秘密通道,那六個名額中自然不會少了他,只是他內心深處想要的東西其實并不是所謂的靈氣,而是夏天手中的逆天八針,他需要給他的潛在盟友留個名額,這樣方便實施他之后的計劃。

    應曉月對于名額志在必得,她不惜勾連夏天和伊筱音,目的就是去霜月島,不過她要的也不是什么靈氣復蘇,而是陰后手中關于長生不老的秘方。

    馬綺玲的目標就更加簡單明了,她到這里來就是受了伊筱音的邀請,名額什么的肯定是要抓一個在手上,不然怎么幫伊筱音去霜月島上對付陰后呢。

    蕭艷艷倒沒什么野望,只是她做為蕭家的代表,必須要保證蕭家的利益,自然也不能輕言放棄,但也不是不能放棄,前提是別人能讓出多少利益給她們蕭家。

    那個外國人史佩羅倒是對于什么靈氣復蘇不屑一顧,也不想長生不老,他參加這個長生會的目的只是為了錢,只要有人給錢,他隨時可以退出所謂的名額之爭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給錢的話,他自然不介意在其中攪攪局。

    雞皮老太婆想要的是恢復青春,她練的那門邪功近幾年反噬得越來越厲害,如果不能緩解一二,估計她撐不過兩年,而能緩解她這種痛苦的人,在整個世界上都不超過五個,其中兩個是伊筱音和眼前的夏天,而這兩個人顯然不會幫她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個中,有兩個早失蹤多年,估計是死在某個地方了,最后就只剩下霜月島的陰后了。

    這個名額,她必須要得到,而且不惜代價。

    那個身高兩米的壯漢并沒有自報身份,也不知道到底懷著什么目的,除了之前催促過黃島主一次之外就保持著緘默,看起來頗有些高深莫測的意味。

    同樣身份不明的還有那個戴著鬼面具的年輕人,容貌全遮住了不說,甚至還閉上了眼睛,實在有些讓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這些人心照不宣,沒有誰率先開口,都在等別人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段一郎倒是有心想說什么,可是一張嘴卻沒有發出聲音,才想起來咽喉被夏天給捏破了,雖然現在修復了,但是說話已經不太利索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只得恨恨地瞪著夏天,似乎想用目光把對方殺死。

    “你個白癡再瞪著我的話,信不信我把你眼睛給挖了!

    除了他的女人們,夏天從來不會慣著誰,感知到段一郎的目光后,就直接開罵。

    段一郎只得收回了目光,他現在確實不敢招惹夏天,一是有前車之鑒,二是名額還沒確定,此時節外生枝對他不利。

    “怎么忽然間都不說話了?”

    阿九對他們這些人打的算盤多少也都猜到了,只是覺得有些好笑:“你們這九人會聚在一起也不是一回兩回了吧,怎么選出六個人來,應該早就有章程了才對啊!

    黃島主一捋頷下白須,笑呵呵地說道:“九姑娘這話倒是不錯,要不就一切照舊吧!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開口反對的還不止一人,而是應曉月、雞皮老太婆還有史佩羅三人。

    甚至段一郎也搖頭擺手,表示拒絕這個建議。

    “哦,那幾位有什么好建議?”

    黃島主也不著急,笑著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,我們南天門的代表讓步過一次,這回我不想再讓了!

    應曉月不想再等了,直接開口道:“所以,這次我必須要有一個名額!

    雞皮老太婆嗤笑一聲,不無譏諷地說道:“讓步?

    應小姐,你想多了,上次是你們南天門的代表太廢物了,根本爭不過好嘛!

    “湯老太婆,你脖子以下都入棺的人了,還求什么長生,老老實實在家里等死不好嗎?”

    應曉月直接反唇相譏,“爭了一個名額也是浪費,何必給你們湯家再招災呢!

    雞皮老太婆不由得陰笑了起來:“哦豁豁,現在的小姑娘一個比一個牙尖嘴利啊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手底下有沒有真本事,就只有一張嘴的話,那會死得很慘的!

    “以前是以前,現在是現在!

    外國人史佩羅也頗有意見,“上次的事情偶發性太大,不能做為常例來依循!

    蕭艷艷有些奇怪地看了史佩羅一眼:“史先生,你對長生之事又不上心,為何這么關心名額分配?”

    “不關心是一回事,本該屬于我的利益卻分毫不能讓!

    史佩羅儼然一副做生意的姿態,“大不了,我得了名額再賣出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若是一開始就想把我老史排除出去,那就得說道說道了!

    夏天聽得只掏耳朵,有些不耐煩地說道:“你們討論完沒有,能不能快點,我可沒時間陪你們在這里廢話,我還要去找我伊伊老婆呢。

    這點屁事也吵來吵去的!

    “夏先生,難道你有什么好辦法?”

    蕭艷艷笑得山巒亂顫,眼睛像是勾子似地盯著夏天,“不妨說出來讓我們聽聽!

    夏天笑嘻嘻地說道:“這還不簡單,你們打一架,贏的說了算,不就行了!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餿主意!

    雞皮老太婆第一個反對,“我看你是想借機削弱我們幾人,然后好從旁占便宜吧!

    “就你們這些臭魚爛蝦,一起上也敵不過我一拳!

    夏天不無傲然地說道:“我需要占你們這些白癡的便宜?”

    外國人史佩羅聽到夏天的話,不由得直拍手掌:“狂,真狂,夏天你真是狂得沒邊了!

    蕭艷艷再次笑得花枝亂顫:“這樣的男人真的是沒法不愛呢,夏天,要不要考慮跟我交往試試?”

    “你長得不美想得倒是挺美,居然還想占我便宜!

    夏天毫不客氣地嘲諷起蕭艷艷來了。

    蕭艷艷也不知道是真對夏天有興趣,還是故意調侃夏天玩,語氣嬌嗔地說道:“哎,你的大多數老婆不都不在了嘛,偶爾放低一下要求,對你也有好處不是!

    “沒興趣!

    夏天斷然拒絕,在女人這方面,他從來不湊合。

    蕭艷艷又道:“我聽說你有一套針法,可以讓女人變漂亮,你對我扎幾針,我就給你做兩年的qing fu,不需要你負責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這算盤倒是打得挺響,可惜沒用!

    阿九眼見蕭艷艷如此直白地勾引夏天,心情有些不爽,直言相譏道:“這死流氓雖然好色,但底限還是有的,而你在底限之下,再怎么掙扎也枉然!

    蕭艷艷瞥了阿九一眼,興致更高了:“男女之事,誰說得清呢,說不定夏天哪天就喜歡上我這一款呢。

    九姑娘,我能說你現在的樣子很像吃醒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吃醋,更不可能會吃這死流氓的醋!

    阿九抱著雙臂,冷聲說道:“還有,你們要是再討論不出來一個什么結果,開啟霜月島陣法的最佳時間可就要過了!

    黃島主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,終于開口說道:“既如此,那就簡單一些,來抓閹吧!

    說完,他袖袍一抖,便有十二張紙對折過兩次的紙條落在了會議室的桌子上,“各取一張,凡是有‘當‘字的,便獲得了進入霜月島的名額。

    當然,得到這名額后,想怎么處理是各人的私事,任何人不得強迫和爭奪!

    “鬧了半天,居然是用如此幼稚的方法!

    蕭艷艷略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,“早知道我就不來了,可是誰讓我堂哥蕭凌峰不久前死了呢!

    “蕭凌峰?”

    夏天微微皺了皺眉,這名字聽著有些耳熟,但又沒什么太深的印象,估計是哪個被他隨手干掉的白癡。

    蕭艷艷看向夏天,好奇地問道:“怎么,夏天你聽說過我堂哥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記不清了,我干掉的白癡太多,可能有過叫這名字的吧!

    夏天一副漫不經心地語氣,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最好想清楚一點!

    蕭艷艷忽然收斂了臉上調侃的神情,冷冷地說道:“不然的話,你可能會死在這里喲!24
分分彩连赢一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