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

《錯嫁替婚總裁》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番外之囚禁

      阿綾下意識的就要給自己裁決,門外傳來了諾曼輕飄飄的聲音“你已經是我的囚犯,沒有我的允許,你如果敢死的話,我會讓沈遠好看!

    阿綾的手指一頓。

    不死了。

    既然諾曼不想讓自己死,顯然是有別的打算的。

    只要能不死,誰不想活著?

    只不過是沒辦法活下去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阿綾是真正的松口氣,再也不用擔驚受怕,往諾曼的床上一倒,閉上眼睛就睡著了。

    身為囚犯,就該有囚犯的自覺。

    那就是吃好喝好睡好。

    門外,諾曼的屬下不解的看著自己的領袖“那個女人……”諾曼危險的眼神掃過去,那幾個人都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你們能動的!

    諾曼冷冰冰的說道“她在我房間的事情,不準傳出去!

    “是!

    幾個人一起垂首領命。

    諾曼轉身來到了走廊的盡頭,扶著欄桿朝著海面上看了過去,思緒卻是一下子飄遠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不起來?”

    小少年蹲在地上,看著一個渾身泥垢的小丫頭一身傷痕的趴在地上,忍不住開口打趣。

    “我起不來!

    “只有懦夫才起不來!

    “哼!

    “那我拉你起來!

    “不要!

    “你不起來,是不是因為你長的太丑?”

    “你才丑!”

    只有四歲的小姑娘也是知道美丑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如何證明自己不丑?”

    小姑娘氣鼓鼓不想理他,卻是從地上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,轉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喂,是我救了你,你就這么走了?”

    小少年晃了晃手里價值百元美金的礦泉水,惡意滿滿的說道“你難道不應該以身相許嗎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太懂什么叫以身相許,回頭疑惑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他呲牙一笑,問道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……阿綾!

    小姑娘回答。

    時隔多年后。

    他們再次相遇。

    那一次相遇,兩個人的境地似乎交換了過來。

    十八歲的他一身泥濘,跪在了泥水里,任由暴風雨的沖刷。

    十歲的小姑娘從風雨中經過,似乎沒有認出對方,但是卻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別人的廉價的同情。

    滾!

    少年嘶啞的嗓音,惡狠狠的說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卻沒有離開,就那么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讓你滾,沒聽見嗎?”

    少年越發的兇狠了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就是懦弱的樣子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“有什么不公,反抗就是。

    有什么不服,打了再說!

    十歲的小姑娘,有著奇怪的是非觀。

    莫名的,聽進了少年的心底。

    “反抗?

    打了再說?”

    小姑娘抿著嘴巴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公平來自你的家族……”“什么叫家族?”

    小姑娘反問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閉嘴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什么叫家族?

    一個不能庇護他,還要推他出去抵擋麻煩,替別人背鍋的家族,算什么家族!他曾經以為溫暖的家,此時不過是張開血盆大口的兇獸,要將他一口一口的吞噬掉。

    曾經的榮耀,不過是用來培育一個巨大的擋箭牌。

    抵擋住外面的風雨,守護住他們想要珍惜的瑰寶。

    可惜,他不是那個瑰寶。

    他的弟弟才是。

    現在那個蠢弟弟闖了禍,殺了人。

    家里卻要推他出去自首,讓他替弟弟頂嘴。

    家里人明知道,他這次過去,怕是不能活著回來了。

    然而家里還是這么做了。

    家族?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就是個笑話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他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……阿綾!

    小姑娘說完,便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風雨那么大,小姑娘的背影,卻越發的挺拔了。

    他暗暗發誓,將來有一天,他一定要找到這個小姑娘。

    一定要找到她。

    他從泥濘的地上站了起來,轉身的那一刻,他已經化身為兇獸。

    他要反抗,他要叛離這個吃人的家族!從這一刻起,他,諾曼,再也沒有了姓氏。

    就讓那個霍華德家族,去死吧!一陣響雷。

    阿綾嚇得一個激靈,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看時間,她竟然睡了五個多小時!阿綾有些懊惱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遲鈍了?

    竟然一點警惕性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難不成,自己做了囚犯,就真的喪失逃脫的志氣了?

    阿綾起身試探性的打開房門,看到門口站著的人,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諾曼站在了門外。

    “醒了!

    諾曼開口,一副肯定的口氣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阿綾點點頭,面無表情的回答。

    諾曼推門進來,身后跟著一輛餐車。

    那人將餐車放下,便離開了房間。

    諾曼將餐車里的食物打開,熱氣騰騰的香味,瞬間彌漫了整個房間。

    阿綾眼眸一縮。

    這個諾曼到底是幾個意思?

    他不是懷疑自己刺殺他嗎?

    為什么還不讓自己死?

    現在又給自己帶了食物?

    這是什么鬼?

    他什么時候變得很善良了?

    善良?

    呵,見鬼的善良,她自己都不善良。

    阿綾卻沒有開口詢問,諾曼為什么要這么做,只是默默的坐在了諾曼的對面,也不跟諾曼客氣,抓起食物就吃。

    諾曼似乎很欣慰,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,慢慢的喝著,就那么看著阿綾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阿綾是真的餓了。

    這幾天的運動量實在是太大了,又受傷,所以需要進補很多食物才行。

    諾曼輕輕開口說道“這幾天你就在這里呆著,哪兒也不準去。

    當然,你也去不了!

    阿綾一邊吃一邊問道“然后呢?

    用我去威脅沈遠嗎?”

    諾曼輕笑了起來“這是一個不錯的建議!

    阿綾眼神一黯,手里不停的抓取食物,嘴巴一時都沒有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要跟珍妮弗合作?”

    阿綾開口問道“跟沈遠合作不是更好嗎?”

    “沈遠不會答應我的!

    諾曼對自己的野心一點都不隱藏“我看上他了!

    阿綾忍不住抬頭看了過去,諾曼琥珀色的眼眸也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兩個人的視線一對上,諾曼的心底,輕輕的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得不到他的!

    阿綾開口,面無表情的說道“他是我的人!

    諾曼輕笑了起來“是嗎?”

    “沈遠就算是死,也不會跟你在一起的!

    阿綾繼續說道“你死心吧!

    。

    2
分分彩连赢一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