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

大結局和心里話

      龍一的目光環視眾人,突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還好,龍殷十三魁,一個不少!

    青林見辰軒雖然昏迷,但還有一口氣在,心中倍感欣慰,只是看到一旁的藍色傀儡,不由握緊了那支潔白玉笛,聲音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盱淄大哥…他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答應過幫你朋友重塑身軀,在這之前,可沒那么容易死…”

    渾身碎裂的藍色傀儡,突然開口,聲音帶著幾分熟悉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驚訝無比,青林更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盱淄大哥,你不是…”

    龍一在一旁笑道:“鬼魁盱淄的真正面目,其實是一只陰靈,只要他愿意,隨時可以換個軀體,你們就別擔心了,這家伙,打不死的!

    眾人皆喜,青林如鯁在喉的悶氣終于咽下,將手中那根玉笛交還給盱淄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什么時候了!你們還有心思聊天,老子可要…撐不住了!

    江三滿臉黑線,身上的壓力幾乎要碾碎他的筋骨,這可不是修煉時的空間,受了重傷還可以復原,再要這樣下去,小命可就交代在這了。

    眾人會意,準備一鼓作氣,一同離開已經破碎的空間。

    只是那烏泱泱張牙舞爪,不斷嘶吼的狂暴兇靈如影隨形,一旦他們離開,那只恐怖的仙煞和大部分兇靈也一樣會沖到外界,到時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眾人都是龍殷的頂尖人物,都知曉其中利害,頓時又有些躊躇。

    到時這些兇靈闖到外界,四散奔逃,對他們沒什么大威脅,可那些尋常的百姓,可就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關乎數百萬人的生死,誰又能輕易作出抉擇。

    呼

    人群中,雙鬢斑白的老人向前一步,面對無盡的兇靈和仙煞,緊握那把斷劍,緩緩道:“你們走吧,我攔下它們!

    龍一也向前一步,與老人肩并肩道:“李老劍仙,晚輩與你一起抗敵!

    老人拒絕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比在場所有人都要厲害,甚至踏入了那個傳說中的境界,所以,龍殷更需要你,我想你也察覺到了,暗中有無數黑手正蠢蠢欲動,這里,就別湊熱鬧,帶他們出去吧…”

    噌!

    老人身上突然綻放起無盡氣勢,隨手一劍,將眾人與兇靈之間硬生生分出一條溝壑!

    龍一感嘆道:“老前輩,你何必…”

    老人的身上彌漫出一層細細的血霧,不斷鉆入體內,他的頭發,迅速變得斑白,面容愈加枯槁,只是那雙眼睛,愈發的出神且凌厲。

    天王子低聲道:“真不愧是龍殷倆百年前第一人,燃燒本源精氣后的氣勢,即使我等,也望塵莫及…”

    兇靈之間的遁巖眼角抽搐,看向那個實力節節攀升的老人,咬牙道:“又一個不要命瘋子,以生命做代價,是想一個人攔住這百萬兇靈么,簡直妄想!”

    青林眾人被老人散發的氣勢硬生生推向五彩光芒中,光芒內,一陣陣引力在牽引他們的身體。

    到了這一刻,所有人出奇的沒有想要立刻離開這片空間。

    因為前方那位已頭發斑白的老人讓他們肅然起敬!

    --橫劍

    --挺身

    百萬兇靈包括那只仙煞,愣是沒能沖破老人散發的氣機屏障。

    當最后一絲血霧鉆入體內,老人忽然肆意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”

    遁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名以燃燒生命為代價的老不死,此刻身上散發的氣息,竟堪比全盛時期的仙煞!

    身旁的紫菀與那迦露出驚恐之色,聲音中帶著顫抖。

    “他的修為,好像踏入了傳說中的仙…境!”

    “即使沒有,那也無限接近…這家伙,究竟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那迦雙手合十,平心靜氣的般若心經心中默念無數次,依然沒能使自身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笑聲漸止,老人忽然回頭,輕柔的話語回蕩在所有人耳畔。

    “龍殷現在的江湖,真的很精彩呢,竹劍小子,欠你們的一碗酒,如今可以還上了。

    我這埋骨半截的老骨頭十分有幸,見識到了江湖的風采,正因為有竹劍小子這般心胸開闊的人,才使冰冷的世間充滿善意,單調的江湖豐富多彩,很慶幸趕上這個時代!

    我輩江湖兒郎,一身浩然正氣!”

    老人回過頭,面對百萬兇靈,一無所懼!

    “竹劍小子,瞧好了,這是我倆百年前斷劍以來,悟出的新劍招,你可要看仔細!

    老人的聲音愈發嘹亮,回蕩在整片空間,浩浩蕩蕩!

    “我,龍殷倆百年前唐玄城,酒劍仙李屹白,今日在此,向江湖兒郎借上一劍,誅殺異族!”

    “劍來!”

    宋胤城北淵外,連接上古秘境的五彩光芒外,站立龍殷十城,無數修煉之人的身影,密密麻麻,鋪天蓋地。

    這些人,有的是想進入上古秘境,結果沒找到入口的,有的是兄弟朋友進入秘境失聯許久,尋過來找人的,還有的人是剛從鬼門關逃到外面。

    隔著五彩光芒,他們隱隱約約聽到一聲“劍來…”

    然后,讓他們銘記一生的一幕發生了。

    凡用劍之人,突然毫無預兆,佩劍在瞬間沖天而起,剎那間飛入五彩光芒之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臨近北淵的宋胤城,無數把色彩斑斕,長短不一,形態各異的劍,同一時間顫鳴一聲,涌向蒼穹。

    龍殷無數人看著藍天白云之間,浩浩蕩蕩不下百萬支劍疾馳向北而去。

    深諳劍道的劍一笑望著那波氣象萬千的劍雨,手中長劍再也控制不住,嗡鳴一聲,飛向高空。

    天下間竟有人御劍出神入化到如此境界!

    是白敬亭么!

    恐怕連他都未必做得到!

    在這御劍之人面前,精通劍道,劍氣傲視群雄的劍一笑突然雙腿一軟,他的心境,被這人的御劍術深深折服!

    以劍聞名天下的蜀山劍林,在此人面前,連他的腳趾頭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爹,蜀山劍主劍長林,苦心孤詣的絕世殺招“萬劍歸宗”,與眼前這番景象相比,猶如螢火與皓月之別!

    秘境內,源源不斷的各種劍不斷激射而來,很快充斥布滿整片空間,將陷入瘋狂的百萬兇靈都給盡數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青林手中竹劍,白敬亭氣海內名震天下的“蕩天劍”像是受到召喚,同樣加入這支浩大隊伍。

    數百萬支各式各樣的劍懸停在秘境半空,隨著劍仙李屹白一聲長嘯。

    散發出潔白的光芒,帶著寒意,對準那無數兇靈。

    遁巖三人在這一刻頭皮發炸,他們怎么都想不到,老人竟有如此通天手段!

    三人相互對視了一眼,手中都握著一道玉佩,這是他們最后的保命手段,捏碎玉佩,可以逃離這片空間,回到族內。

    那樣做的后果,會讓他們臉面全無,甚至會在族內抬不起頭。

    “竹劍小子,這一劍,我為它取名,

    --畫江湖!”

    殺!

    老人握緊斷劍,一馬當先,沖向那只仙煞。

    身后,數百萬支劍如一股洪流,緊隨其后,直奔無數兇靈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五彩光芒消失,一切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青林眾人回到北淵附近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先前令人血液沸騰的一幕使眾人久久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當代劍魁白敬亭將蕩天劍收入氣海,由衷道:“劍魁白敬亭之名,與李老前輩相比,不值一提!

    龍一驚嘆道:“最后那一劍,打破了世間力量的極致,已經達到了傳說中的仙人境界!”

    江三情緒無比低落,老爺子救過他的命,接觸不多,但絕對是個好人,就這么走了,他很難受。

    青林心境出奇的平靜。

    能讓百萬兇靈和一只仙煞陪葬,老人死的很壯烈,他不傷心,也未難過。

    老人說過,希望世間多點溫暖,江湖多些善意。

    他是為龍殷無數百姓而死,死的轟轟烈烈,青林不會因此作出小女兒姿態傷心難過。

    …英雄,不需要惋惜!

    因為,他對這世間的真誠與善意深深銘刻在青林心中,無法磨滅…

    青林對著已經消失的空間,遙身一拜。

    “前輩教誨,晚輩謹…記!

    “從此往后,晚輩自當…斬盡江湖不平事,殺盡世間不良人!

    “總有一天,這個世間,會成為前輩口中的新江湖…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…會讓溫暖善意,傳遍每個人的心間!

    …

    故事到這里,其實才是真正的開始,后續神魔佛三族的無數強者和幕后主導人物會相繼登場,從而牽扯出更大的世界。

    但是因為自身原因,一直關注的朋友應該知道,這本書是裸推上架,成績慘然,后面為了能有點成績,加快劇情,導致節奏過快,主線有點崩,仔細品讀的朋友應該看的出來。

    shàn è you bào,因由有果,自己做的不夠好,就得由別人去說。

    我是一個撲街的新人,所以筆力有限,把控不住,對此,向大家鄭重的說一聲對不起。

    一直很很感激我群里的那些朋友,世界那么大,能與你們相遇,真的很幸運。

    我現在的心境很復雜,寫出的話有些啰嗦麻亂,我不想去整理,因為是我心里話。

    過幾天我會開新書,名字暫時未定,但這本畫江湖,以后有機會,我想我會拾起來,精心修改,然后再發。

    因為,我很喜歡自己筆下的江湖。

    有人平評論主角圣母,不夠狠,不夠果決,我想說一句,事態不炎涼,冷暖有人知,人與人之間,其實可以更好一些的,因為,每個人最初的初心,一定有著善阿。

    寫下這些話,心情復雜,心里話都說了,也沒什么再要贅述。

    有句話,天下無不散之宴席

    那我們青山不改,綠水相流,他日相見…

    哈哈,忘了還有一句話,人生何處不相逢,我又來啦!

    哎!還是不逗你們玩了。

    風緊扯呼22
分分彩连赢一个月